啊,是三鸽子啊

你指望一个鸽手更新?
不存在的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公开挂人(群里魔鬼系列)

公开找打挂人

 @万俟三日 

雷王星幼儿园园

雷王星幼儿园园长 :我活的好悲伤,拿三日顿大骨汤(bushi)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回复
“雷王星幼儿园园长:我活的好悲伤,拿三日顿大骨汤(bushi)”
                                                                           谢谢了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灭了他!!!!!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我受够只有剧情 清水 剧情了!!!!!! 我是司机啊啊啊啊!!!我的驾驶证啊啊啊!!!

三日: 哈哈哈哈咱们要不要一起催阿三写活化石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啊啊啊啊啊啊啊(开始发疯)

布布的小跟班:等等

三日: 阿三快更新活化石!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滚滚滚滚滚(暴躁)
群主雷王星幼儿园园长:噗哈哈哈哈
布布的小跟班:阿三

三日:(掀桌以示没法过)

布布的小跟班:

布布的小跟班:过来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我不

布布的小跟班:我把你眼睛挖掉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我不(光速跑远)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刚刚给新脑洞打完大纲%……*(++#@¥¥@#¥¥%@乱码)*……)&……——*(郁闷到乱码)&—( 不你只是不想更新

【群主】雷王星幼儿园园长:(搓搓)阿三更新更新(一边啃一边喊)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雷王星幼儿园的小朋友阿三(日常危险发言) :魔鬼吗你们

下图

三鸽子与三日的魔鬼日常



臭不要脸其实是我自己在说自己……



呵,无聊的女人

第二章 你雷总的智商岂是尔等可以揣度的

   第一章

http://ghost433.lofter.com/post/1e8a4f69_eecfc02f

 (承接上文)

    这一刻,雷狮算是深深地体会到了,语言不通究竟有多么的麻烦……

 

   ————我是萌萌的分割线23333————

 

    可是更麻烦的还在后头

    因为长久的沉睡和冻结,雷狮的各个身体部位都十分的僵硬,连说话都感到艰难——一说话喉咙里就冒血味。再加上语言不通,那帮人讲什么雷狮可谓是一个也没听懂,雷狮也就闭上嘴不再浪费力气。那些人将雷狮束缚在金属躺椅上,在他身体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透明的管....雷狮想要口水润润沙哑的喉咙,那些人也只是摆弄这不知是什么奇怪东西(实验仪器),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讲着什么。

    “啧,该死的”

     雷狮不禁感到一种因为无助而产生的狂躁感……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记得了。

    不过当下最要紧的,是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雷狮暂时抛却心中的狂躁,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灰色的墙面除了门以外没有一-丝缝隙,还有几块透明的屏障一-好像是水晶做得?纯度看似很高,投过去可以看见外面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和行色匆匆的白大......衣?还是褂子?

    雷狮伸手摸了摸墙壁,冰凉冰凉的,跟身下的躺椅是一个冰凉光滑的质感,似乎也是由某种金属制作的

    ”咔哒一一”金属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提着黑包(雷总不认识公文包)的白大衣走了进来叽里呱啦的对他说了一番话,还试探性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手,顺便解开了将他绑在躺椅.上的东西。当然,管子还插在身上。

    白大衣再次再雷总眼前挥了挥手

    雷狮:“……”

    玛德智障( J=A=)/一L

    老子只是语言不通又不是瞎!
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戳瞎你啊!

    那个智障白大衣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叽里呱啦的又说了些什么。

    雷狮: .....(冷漠.jpg)

    这人...脑子抽了?

    只见那人从包中抽出一张图片,上面画着一个黄黄的--香蕉?

    “西--亦--昂--香”“鸡--亦--嗷--蕉””跟我念一-香--蕉--”

    雷狮:“……???”你在说啥?你在干啥?你想干啥?

    不知为何,心态有点暴躁的雷狮,身体先于大脑的....

    猛地一拳挥了过去

    “呯--!"然后是玻璃碎掉的声音

    金丝眼镜的镜片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晶亮的碎片,白大褂有点愣,外面的人却炸了。

    “快!把盐水改成四号安定剂!实验对象具有攻击性!把博士拉出来!”外面静静观察的白大衣们炸窝了。好几个黑色制服一头闯进来七手八脚的把那个脑子抽了眼镜碎了还懵地一批的白大衣拖了出去

    (揍人一时爽,仍旧懵懵逼的雷狮jpg)

   很明显,经过长时间的沉睡,他的身体机能各方面都下降了,贸然出拳使他感到肌肉手臂上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大脑也是一阵晕眩。

“该死的……”尽管右手因为出拳而挣掉了输液管,但左手还连着。安定剂的注入,让雷狮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倒在了地上。

尽管并没有对金丝眼镜产生什么伤害,但等到再睁开眼时,雷狮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绑在了金属板上。眼前还是那个傻不愣登的白大褂。

啧,碍眼

白大褂换了副一模一样的金丝眼镜,带着的还是那个黑色的包。

    接着,他又抽出来几副画,上面是一些小人,似乎在……念咒语(实际上是打招呼的示意图,请自行脑补幼儿启蒙卡)?雷狮对于那些自己不认识的符号(汉字和字母)感到很烦躁。

    “叽里呱啦鲁哩呱啦巴拉巴拉巴拉……”在一堆雷狮听不懂的语言加上一大堆手势以后雷狮总算是搞明白了:这个白大褂似乎坚持要教他他们的语言,以便于了解他的来历(猜的)

理解了这一点后雷狮微微收起了不耐烦的表情,脸色变为防备中明显透露着迷茫的看着自己面前——手舞足蹈还时不时拿出几幅画来配合示意的白大褂。

在心中默默记下对方所发出的音节和对应的手势,默默的在心中理解。并且偶尔配合着回应着白大褂。无论如何,快速理解对方的语言对自己有利无害。

    大概是刚刚从沉睡中恢复,雷狮很快就感到有些疲乏。他也没打算勉强自己。他打了个哈欠,闭上眼开始打盹以表示自己累了。好在那白大褂也不傻,叽里呱啦了几句后也安静了下来,默默出去了。

    雷狮并没有很快睡着,他在思考着以后的计划:照面前的情形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很久了,外面的世界改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也不清楚……

    还是谨慎一点吧

——我是凑不要脸的作者偷懒快进剧情的分割线——

    很快的,雷狮基本能听懂了研究人员的语言。并且能大概区分出研究人员经常使用的应该是两种语言。但他从不与那些白大褂交流谈话,表现出完全无法理解言语的迷茫状态。

   研究员很苦恼,雷狮的检测数据明确地显示他具有与普通人一样的智力——甚至可以说是在人类中十分优秀的了……不过考虑到雷狮作为一千年以前的古墓里被挖出来的人,雷狮应该是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语言系统的,加上雷狮在最初的确曾有发出过怪异的音节……研究人员们就一致认为雷狮是还没习惯现代的环境设施而产生的戒备或因语法差距过大而无法理解现代语种。

   因为实验场就在深山野林里,雷狮现在还只是一个无法理解现代语言和文字的“新鲜的刚刚化冻的活木乃伊”也就逐渐放松了警惕,除了观察和试验期间,雷狮在他可怜的空闲时间是可以四处溜达的,偶尔还会有几个母爱泛滥的女性研究人员会送他一点牛奶香味的营养剂……没错,这玩意是这鬼地方唯一还算是给人吃的了。

    重复着学习,被研究,继续被研究,在他身上时不时做几个实验,扎几根针输入各种折磨他的液体……观察他的反应……体内血液的变化……等等一系列试验品的日子,雷狮只想说:马了个几

   MD,跟这群变态相处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但现在,他也只能忍着,辛亏那些药剂除了让自己恶心或是剧烈地疼痛倒也没什么影响。等到自己体能恢复的差不多了,行动相对灵活一点了的时候,就立刻想办法离开这里好了

   但令他没料到的是,离开机会是如此的珍贵又来的是如此之快,几乎是逼着他逃跑——这个如此凶险的机会,差点让他就此成为一捧灰烬。(2108字) 

鸽了三个月的我真是优秀(被打飞),恭喜你终于等到这篇被修改+重写共计八次然而还是沙雕的一批的文

字数只是为了证明我并没有特别短小(然而还是短小)

大大小小修了整整六遍总算是确立基本的大纲了

第三章和第四章因为涉及到打斗场面我再改改,晚点发

谢谢各位大爷赏脸



【雷安】关于我男朋友是活化石这件事

断更一天……
因为今天事儿有点多……
而且我爸要收我手机……嘤嘤嘤没法半夜爆肝写了
收集的沙雕表情包送给你们
最后一张是我弟,嗯,我觉得你们看不出来是谁,我的沙雕味p图技术我还是有信心的😂

万俟三日:

@zero零界@阿三 阿三我把开头码完了,接下来就交给你吧 |・ω・`)
@你还不睡觉? 我要请个假,今天就先不码再见13了,因为我花时间码这个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够用了,抱歉,我明天会码更新回来的ค(TㅅT)ค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辣鸡文笔预警
如果能够接受,请继续👉













一支考古团队正在传闻中的某处皇城遗址进行挖掘,他们坚信那个传闻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想知道,被这黄土所掩埋的,是何等辉煌的遗迹!


他们连续挖掘了小半个月,仍旧一无所获,就在他们打算放弃时,他们终于挖到了一样东西。


那是被黄土所包裹的,棺材般大小的长方体事物,隐隐有一股寒意隔着厚厚的黄土渗透出来,由于被黄土覆盖,窥不见其真实的全貌,但也足够他们高兴上一段时间了。


他们在那个遗址待了足足一个月,但是除了那个长方体事物,他们没有挖到任何东西。


当他们将黄土清理干净后,这才发现,他们挖出的,竟是一具冰棺!


半透明的冰棺向外渗着刺骨的寒意,即使离它一米远仍能感到深冬般的寒冷,岁月的流逝似乎未曾在它身上留下丝毫痕迹,经过未知的岁月,仍旧绽放着最初的华美,整具冰棺上华丽的浮雕精致得巧夺天工,透过半透明的冰棺,他们看到,冰棺里面,竟是有一个身着华服,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七岁大的孩童!


他们费尽了方法和力气,这才在不破坏冰棺的情况下起开了这具冰棺,将里面被冰封的孩童取出,缓慢的解冻。


他们惊奇的发现,经过长久的岁月的沉淀,身体竟仍如活人般光滑而富有弹性,经过各种精密仪器的繁复检测,他们发现,这个孩子根本就没有死,他的身上还仍旧存留着生命体征!


虽然岁月没在那冰棺上刻下痕迹,但根据冰棺的成分化验,少说也有千年历史了,而这冰棺里的孩子,在这冰棺里被封存千年,竟然还未死去,简直是旷世奇闻!


或许,等这个孩子真正苏醒后,他们就能够了解到更多的,未被史书记载过的,千年前的秘闻轶事!


这将会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


·
·
·
·
·
·
·
·
·
·
·
·
·


雷狮经过了漫长的沉睡,终于清醒过来,他微微动了动眼皮,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扇了扇,眼睛缓缓睁开一条缝,强烈的光芒闯入他的瞳孔,令他不适的重新闭上眼睛,漫长的沉睡已经让他暂时丧失了对时间流逝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重新适应了强烈的光线,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如水晶般晶莹水润的绛紫眼眸,在那张白得吓人的精致面庞上,显得更是漂亮得不可方物,再加上孩童还未长开,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简直比女性还要漂亮得多。


雷狮那双漂亮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转,打量着四周完全陌生的景物,那些东西,他竟是连一个名字也叫不上来。


雷狮试着动了动手臂,漫长的沉睡令他身体的灵活度远不及从前,身体反应异常得僵硬迟钝,估计,就连新生的婴儿的动作都要比现在的他要灵活得多。


他缓慢的坐起身,单手掩面,眼睛透过手指的缝隙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柔顺的乌黑长发顺着他的动作滑下几缕垂到他的胸前,过了好一会,混沌的意识这才渐渐回拢,这才终于想起,他昏迷前最后的记忆。


没想到,他竟是被他那该死的无耻皇兄给暗算了,他竟然中招了!简直是他人生中的一大耻辱!


意识回拢之后,他如同生锈了的机器一般,缓慢的转过头,这才发现,这里除了自己,竟还有一群身穿白衣的陌生人,他们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他完全听不懂的话,手中拿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似乎在那看起来像是书卷的东西上面写着什么。


“你们是谁?”沙哑得不成样子的声音自他的口中溢出,他似乎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就连出口的话语竟也让他感到了无比的陌生,而那些人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在那里自顾自的记录着什么东西。


那些人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但是雷狮完全听不懂,陌生的音节在那些人的口中成型,连接成句子,就如同他们说话一般,但那完全陌生的语言,他真的是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那一刻,雷狮忽然发现,他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孤独在那一刻从心底滋生,就像一张网,将他拖入了孤独的更深处。


不过他雷狮可从来都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虽然孤独,但不代表他就会因此而沉沦其中,那只是弱者的选择,他雷狮,永远不会让那种东西去影响自己。


毕竟孤独这种东西,他可是最熟悉的,身为皇族,孤独必定会如影随形,若想在这尔虞我诈的皇宫中生存下去,就只能想尽一切办法铲除自己的威胁。


雷狮本想着,等自己将一切都准备妥当,就逃出皇宫,去追寻他一直以来都想要得到的自由,去在那广阔的天地间好好闯荡一番的。


但显然,他被他那唯利是图的皇兄暗算了,不过,他居然能够活下来,他能说,连老天都不想让他死吗?


不过这里怎么看也已经远离了皇宫,就是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罢了。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陌生的事物,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语言,还有陌生的人。


这一刻,雷狮算是深深的体会到了,语言不通究竟有多么麻烦。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小透明一枚!请多指教!
沙雕文风预警
安哥ooc预警
雷总ooc预警
各种预警
注意!此文为沙雕文风!
批评这事大家伙私下聊不要写在评论里谢谢(死要面子的沙雕作者)
愿意看我文的都是好人QAQ,谢谢鼓励!

#关于我男朋友是活化石这件事# @万俟三日
关注我哦!这应该是一个中长篇(滚走~

♂楔子♂
雾霭升腾的温泉池旁……

“怎么,安将军不下来享受一下么?”

雷狮轻笑着,紫眸流转间泄露出一丝晦涩

“我就不必了,三皇子还是自己好好享受吧。”

褐发的青年低垂着眼,青色的眼眸有些黯淡。转身就欲离开——

“哗啦!”一个不方被池中的人猛地拽下水,刹时间浑身便湿了个透。

“你这恶党!”安迷修气急,脱口而出的竟是儿时嬉闹时对对方的称呼。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乱入的阿三: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啊哈哈哈哈哈)

“噗嗤”雷狮掩着脸低笑出声

安迷修愤愤地瞪了他一眼,挣扎着从水里站了起来。宽松的长袍湿答答地贴在身上,完美的勾勒出了面前人清瘦的身材。

“玩够了吗。”疑问的句式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没呢~”雷狮邪邪地一笑,猛地向安迷修扑过来——

安迷修眼里略过一丝挣扎

“哗啦!”激起好大的水花

“怎么,将军居然没闪开?”雷狮俯视着身下的人儿,心中不禁为安迷修的妥协雀跃不已,眼中紫光频频闪烁。

安迷修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雷狮。

气氛稍稍地有些微妙起来了

雷狮的性♂致多少有些退却。但他忍耐着,同样安静地注视着安迷修。他到要看看,他亲爱的大将军究竟想干啥。

“我们……”

“嗯?”

“我是说……我们……内个……”

“哦~大将军何时如此吞吞吐吐的了?”

安迷修涨红着脸却又带着苦笑的表情,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做♂吧”

雷狮愣了愣,像是诧异以安迷修的性子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当然,他也不至于问出什么“做什么?”之类的无聊话,毕竟机会难得不是吗?

“嗯”

夜色深了……

开车走链接,在评论里(๑•̀ㅂ•́)و✧
亲一口我的小三日,emmma!